会员登录 立即注册

您的位置: 首页 >>汽车 >> 查看内容
汽车

自主品牌成为中国汽车产业发展“新脊梁”

赵桂锋 2020-4-25 16:40 中国青年报 1292 0

摘要:  疫情差点让赵英军困在呼伦贝尔零下几十摄氏度的寒冬中。作为北汽新能源工程研究院山鹰队(以下简称“北汽新能源山鹰队”)队长,赵英军春节刚过就和同事们收拾好行囊。为了不耽误新能源汽车高寒试验,他们赶到以严寒著 ...

疫情差点让赵英军困在呼伦贝尔零下几十摄氏度的寒冬中。

作为北汽新能源工程研究院山鹰队(以下简称“北汽新能源山鹰队”)队长,赵英军春节刚过就和同事们收拾好行囊。为了不耽误新能源汽车高寒试验,他们赶到以严寒著称的内蒙古呼伦贝尔,由于疫情防控需要,这些车轮上的“反季节候鸟”不得不比以往待得更久。

从疫情暴发到防疫形势日趋向好的两个多月里,自主车企中出现了很多像赵英军这样的人。他们有的冲在研发一线,有的为安全复工贡献汗水,用自己的行动诠释着中国汽车人的智慧和担当。在他们的努力下,同时得益于中国疫情防控的进展,国内汽车企业已全面复工复产,市场需求稳步回升。

“当前,中国汽车产业处于关键的历史性节点上。多重挑战所带来的压力,正考验着所有中国汽车人的韧性和决心。”正如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名誉理事长付于武所说,面对考验,中国汽车企业一手加快复工复产速度,一手加大科研投入力度,努力迈过眼下的沟壑。事实上,经过数十年发展,自主品牌已经逐渐成长为中国汽车产业发展的“新脊梁”。

“反季节候鸟”的特殊高寒之旅

29个项目、68台车、1000多项试验、试验里程60多万公里……这是北汽新能源山鹰队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冬天必须完成的指标。突如其来的疫情,让原本轻车熟路的他们面临巨大的挑战。

“在新车研发、认证流程中,冬季试验不可替代,同时试验条件也有较强的时效性。错过这个冬天,就会影响不知多少个重要项目的研发进度。”北汽新能源工程研究院试验部党支部书记、部长岳巍看着当时还在蔓延的疫情,急在心里,“必须尽快恢复试验才行。”

赵英军告诉记者,目前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需求量较大,而只有抓紧时间将相关试验做透做全,才能保障新能源汽车的品质,赢得消费者的认可。

于是,春节刚过,赵英军就向公司递交了申请复工开展高寒试验的请战书。

他的请战书很快得到了批复。赵英军和同事们带着工程研究院工会准备的消毒液、口罩、护目镜等防疫物资,来到呼伦贝尔市陈巴尔虎旗2号寒区基地。

尽管当时距离年前完成最后一项试验还不到1个月,但他们熟悉的2号寒区基地早已被厚厚的积雪覆盖,过厚的积雪导致车辆无法完成试验项目。

为了不耽误试验进度,岳巍、赵英军和队员刘李望三人到达后顾不上吃饭,直接跳进雪地里清理积雪。然后是评估试验车辆、挑选测试设备,他们仨从下午一直忙碌到深夜,终于让11辆试验车都具备了试验条件。

尽管早已不是第一次在当地进行高寒试验,但困难要比他们想象中多出不少。

赵英军告诉记者,2号寒区基地是利用水库冰面进行适应性、低附标定试验,位置偏僻。“受疫情影响,原来入住的试验员宿舍住不成了。就连我们原来经常光顾的小饭店也都暂停营业,那时候吃住都成问题。”赵英军回忆说。

他们只好在基地内自己想办法。一铺略显简陋的火炕、几个咸菜疙瘩,成了维系生活的基本要素。“我从家中带去的40斤土豆和20斤洋葱都成了奢侈菜品。”赵英军打趣说,当时,除了做试验,大家最盼望回到炕上“吃炒土豆片打牙祭”。

随后,当地外协司机获准加入山鹰突击队。队伍的壮大让冷启动试验、环境适应性试验等项目得以逐步恢复。每天早晨7点开始,试验车辆不停地在雪地驰骋,争分夺秒地完成各项测试。

然而,2月10日一纸“停工令”中断了他们的所有计划。由于当地疫情防控政策变化,试验被迫暂停。“项目的紧迫性和冬季试验的时效性都不允许暂停试验。当时大伙儿的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,那就是绝不能轻易放弃。”岳巍连忙代表山鹰突击队向公司进行紧急汇报。

不久后,恢复试验的申请得到了当地主管部门的积极响应。在确保工作人员健康,并严格遵守当地防疫要求的基础上,寒区基地再次恢复试验。岳巍松了一口气:“真的非常感谢所有队员,以及所有帮助我们的人。”

那段时间,有的队员冻得睡不着觉,干脆为大家煮上一大碗热气腾腾的挂面;在的则裹紧身上的棉被和大衣,攥着手机翻看家里孩子发来的视频,在孩子的一遍遍笑声中睡去。

从事新车“三高”试验多年,赵英军几乎跟着北汽新能源山鹰队跑遍了中国“最冷、最热和海拔最高”的地方。“‘一直在路上’是山鹰队队员最常说的一句话,我们就像反季节候鸟,为了工作需要‘自找苦吃’。”他告诉记者,回忆起在高寒区试验的点点滴滴,自己心中充满了自豪,“只要工作需要,我们就一直做下去。”

“办法总比困难多”

“汽车产业涉及的企业多,产业链长,因此想要复工复产,将疫情带来的损失和影响降到最小,就需要整个汽车产业链的畅通和协调。”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薛旭直言,特殊时期,车企综合实力和协调能力将面临更多考验。

疫情期间,全国供应商大比例延迟复工,部分货运交通暂停,供应链出现了“断供”的风险。有汽车企业站了出来,积极与上游供应商协调,如“输血泵”一般保障产业链复工复产。

付森林就是保障汽车产业链畅通的一员。

作为一汽奔腾制造物流部物料筹措科科长,从大年初二开始,付森林仔细梳理后发现,供应链上出现了107项风险零件资源,涉及82家供应商,主要集中在湖北、浙江、江苏、重庆等地区,“如果不解决,会导致复工复产的压力变大”。

其中,一汽奔腾主力车型T77的座椅骨架供应商武汉万兴就是他的重点关注对象。

当时,武汉万兴已经停产,而长春库存的座椅骨架仅能维持生产到3月11日。“如果因为供应链不畅导致工厂生产线停线,会造成重大损失。”付森林回忆说,经过多方了解,他得知供应商在武汉仓库有库存品2300台份。如何将这些零部件运到长春,成了棘手的难题。

付森林立即将情况向上反映。随后,一汽集团第一时间与有关部门联系,组建了专门的工作组。

在各部门的协作下,3月7日,这批16吨重的零部件从武汉出发,一路向北行驶2000多公里直抵长春。3月9日,列车一到长春,9200个汽车座椅座框骨架、9520个背框骨架就被直接送上一汽轿车股份有限公司的生产线。

事实上,这趟特殊的列车只是付森林和同事们工作的一个缩影。

面对供应商因疫情遇到的各种困难,他们积极联络,通过企业支持、政企合作等方式,全力保障产业链畅通。截至目前,原来遇到“堵点”的安全带、转向柱、变速箱等零部件,已从重庆、宁波、荆州等地源源不断地运往长春。

“我们实现复工复产已经有两个多月了,这期间究竟遇到多少困难恐怕早已数不清了。”付森林说,自己和同事们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,“办法总比困难多”。“在我们身后,有各级政府和集团公司的关怀,还有供应商和经销商的互相支持,更有全体一汽奔腾人的不懈拼搏。”

兑现“攻克技术难关”的军令状

近年来,汽车“新四化”带来的技术革命,已经重塑了全球汽车产业未来发展的方向。如何在智能化、电动化、共享化、网联化时代拔得头筹,取得技术突破,成为全球各大汽车企业和科技公司最关注的问题。

尤其是中国自主品牌车企,即使是在疫情期间,他们也没有停下技术创新和品牌积淀的步伐。

“为全力推进产品向上、品牌向上战略,打响北汽新能源汽车高端化战役的第一枪,北汽新能源决定成立ARCFOX事业部。”北汽新能源党委副书记、总经理马仿列告诉记者,为了将疫情带来的进度损失降到最小,北汽新能源3月12日召开ARCFOX事业部成立大会。

“为了减少人群聚集带来的疫情风险,会议采取了视频多地连线方式。” 马仿列透露说,尽管如此,大家对于进军中国高端制造的热情丝毫没有减少,“事业部各业务板块负责人还向公司递交了军令状。”

据他透露,ARCFOX事业部将围绕ARCFOX品牌充分整合产供销研各板块,集中优势资源,坚持改革创新,“闯出一条中国自主高端纯电动汽车的进化之路”。

一汽奔腾同样没有停下在科技创新领域的探索。2月初,一汽奔腾开发院项目管理部部长李英就和同事们全员到岗,抓紧开展各项研发试验。

“研发进度不能耽误”是李英给自己立下的军令状,为了保障全年新车研发项目的开展,李英和同事们加班加点进行各项试验。

与此同时,李英了解到在苏州、上海等地的研发伙伴遇到了困难,便帮他们制定复工计划表,科学推动复工复产。他说:“研发不是一个企业的单打独斗,只有各家企业协作向前,中国汽车产业才能做大做强。”

眼下,由于国际物流受到很大影响,一些汽车零部件不能准时到达国内。为此,一汽奔腾开发院组织人力进行紧急技术攻关和论证,制订出这些零部件的替代方案。

“目前,我们已经找到一个关键汽车芯片和汽车座椅材质的替代品,生产工作可以顺利开展了。”李英说,疫情虽然带来了不少的困难,但是也让企业的自主研发能力得到了锻炼,“我为中国汽车产业的进步感到自豪”。(张真齐)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返回顶部